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新浪微博 | 我要投稿 | RSS
合肥  |   蚌埠  |   芜湖  |   安庆  |   马鞍山  |   阜阳  |   铜陵  |   淮南  |   淮北  |   黄山  |   宣城  |   六安  |   滁州  |   池州  |   宿州  |   亳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博客时评 > 散文诗歌

霍建明:和平村与天柱山毗邻

时间:2018-04-23 23:40:39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霍建明   打印

   退休后原本有大把时间经常参与采访, 可由于2017年元月应聘在一家单位从事年鉴、志书编纂工作,加之高血压导致肾损害肌酐值升高,因此遵医嘱不敢再接手一些太劳累的写作任务了。不料,2018年清明小长假朋友又来电话相邀,我当即就婉拒了;可接着一位村书记亲自打来电话,就不好意思再推辞了。书记力荐我,缘由是去过他村几趟为宣传出了点力,在《江淮时报》《安庆日报》甚至香港媒体也几次“露脸”。书记的一位朋友现任和平村主任,近年干出了不少实绩,他建议村领导应该加强正能量宣传和鼓劲。

  和平村位于安徽安庆市潜山县水吼镇东北部,毗邻天柱山主景区,北与岳西县接壤,区域总面积25.7平方公里,平均海拔750米,到县城和安庆市分别40、100公里。我们从潜山县城出发一直向西,经过天柱山旅游中心、大龙窝索道站,绕了不知多少圈盘旋公路才到达村部。过非常险峻的绕山公路时,要不是看村主任驾车稳稳当当的,我还真有点紧张。

  在村部休息了片刻时间,主任不顾开车辛苦,立马带我们看村里的概况和遗存的古迹、红色文物。与主任一路闲聊的时候,我注意到:他30多岁,个头约一米七五,上身着西服,下面是牛仔裤,皮鞋式样也挺新。看头发我不知道是啥发型,反正也比较时髦。他大眼睛,脸颊两面均有笑靥。新时代的村主任,再不能曲解是穿着正统中山装,头戴草帽,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香烟或黄烟气味,说话瓮声瓮气的夹杂着粗野。主任与我们说话时,面带微笑轻声细语,我问村里有什么亮点时,他略想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没有什么好亮点。”我又问村里有无脱贫的典型事迹,或者哪位村民把山区农副产品经营的不错……他依旧腼腆地回答:“不好意思,也好像没有。”我心里想,他们没有现成的汇报材料,也没有挂在嘴边一串串游刃有余的数字,在宣传角度看似是个“盲点”;但反而言之,说明这个村纯朴仿若处女地,如同从山崖喷出的泉水,原生态清澈飘逸。既然事先没有准备“典型”,那就得从“零”开始,用我们的眼光去发现、挖掘。

  采访一个村子,先得了解村名的来历。和平村原来叫河坪村,得益于上苍的公平,山区并不都是险峰凸岭,在众山环抱中“滋生”的平地,当地人叫“坪”。山水往往是相依相连的,有河有坪叫“河坪”,就这样老少咸宜叫了几百年。河坪有群山,足以利用阻击进犯敌人;有平地河流,适合日常生活。这样的地方,过去自然是兵家必争之地。解放后,人们感到和平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便按谐音用了“和平”这个新名字。

图1:文物单位 霍建明 摄

文物单位

  村主任带我们先看了和平修械所,据《潜山县志·文物》介绍:该所位于和平村刘家垅屋内,“原是解放战争时期皖西人民自卫军的一个流动兵工厂,随战局变化,于1947年5月从岳西衙前迁来。又在同年11月转移到太湖县寺前河。”“刘家垅屋住有两户人家,地处深山老林,十分隐蔽,原修械所生产车间设在堂厅,两旁各两间瓦房是库房、宿舍。屋分两进。屋前百余公尺处有一名叫‘莲花形’大土墩,是当时试枪靶场,屋右上侧有一亩左右的方塘一口,修械所转移时曾将部分枪支沉没其中。所址原貌尚保存完好,现有木盆、床、柜、桌、凳和安装台钳用的方桌等历史原物存放其中。”和平修械所现是潜山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于与民居相连,想推开大木门得从里面打开门闩。这排老屋,想必也很有年头了。村主任无不遗憾地说,试枪靶场原有一棵大树,树干上有不少枪眼,可惜被砍掉了。我们一致认为,该所若作为红色文物长期保存,尤其是作为供游客参观的一个展点,还要花很大的气力修整。

图2:正门 霍建明 摄

正门

  距村部以西约300米处,是和平村重要的古民居方家花屋。一开始我有点混淆,因为痘姆乡红星村同心组也有一个方家花屋,是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民居建于清乾隆中期,由方氏第16世祖从柳姓人手上买下重建。民居为砖木结构,明三暗五,徽派风格。中厅与前厅柱头司衬,上为凤下为龙,是其独特安置。”而和平村的方家花屋是一座厅井式民居,《天柱山志·风景名胜》载:在建筑风格上“具有典型的皖西南民居风格”。“砖木结构,现存12间,3进,通面宽34米,进深26米,脊高7.5米。正门厅内墙均以方砖对角贴面,斗拱砖挑檐,并饰以通雕花纹边框线条。”相传该古民居竣工于乾隆癸未年(公元1763年),大门上原来有一方巨匾,上面镌刻着“州司马第”四个大字,现在门头上悬挂的是当地名流手书的简陋的木匾。有居民说是原匾,可由于模糊不清也没有题字的年代,不好定论。但我说肯定是后来挂的,因为匾是用细铁丝系着悬挂于铁钉上的。不管是真是假,这栋房屋是一位州府官员的家,理应没有问题。隋唐时司马的官职在州府别驾、长史之下,到了明清司马则成为州府同知的别称。同知为知府的副职,正五品,主要职责是分掌地方盐、粮、捕盗、江防、海疆、河工、水利以及清理军籍等事务。

  从“州司马第”大门向屋内望去,大厅和祖堂前面有宽敞的天井,中间两道大门都是双重青石门框,地板是用一块块青砖砌成的。大门前面一平方米的地方,还遗存着一片用青砖侧放土中铺就的地面。在大门右侧墙角靠着一块古铜钱造型的石雕,主任说是阴沟上的漏水盖子,这无形中折射出当年建造方家花屋不仅颇费心机,而且相当豪华。东头一间厢房连着一个十几平方的天井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小庭院,令人刮目相看。小庭院颇具江南园林特色,既素雅,又精致。植物景观和四周的环境相映成趣,砖雕和墙绘很有诗情画意,其中“砖雕题额‘竹苞松茂’保存完好”。如同整个民居一样,这庭院两边栓有绳子上面晾晒了衣服,使得几百年前的司马府第,一下子穿越到了现代的普通村民住宅。站在大门外观察,占古民居三分之一的西头建筑已荡然无存。网上提及的府第主人方荣铨,在县志甚至中华民国九年的《潜山县志》,我匆匆翻阅没有查到。感到困惑的是,与和平修械所相距只有数百米的方家花屋,何以连县级文物保护单位都不是的呢?古民居藏着不少故事,至少几十年前的是板上钉钉,如大门两内侧的墙壁上用毛笔书写的毛主席语录历历在目,天井朝大门方向门头上的人物雕塑被凿毁得一塌糊涂……如加以研究,或许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吧。凑巧的是,近日与一位姓方的同事闲谈说我到了她老家龙潭的邻村和平,她忙问是否去了方家花屋?她说她的老家过去就在方家花屋,方家花屋好大,她的家是从那里迁出来的。说到方荣铨,她说可以从他们的家谱中查呀。

图3:古色古香  霍建明 摄

古色古香

  村主任护林政策环保意识令人信服。在离开方家花屋不到10分钟,我发现一农民在锯松树段便问有什么用,主任和农民都说是准备埋沙里育茯苓。“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我联想到中药茯苓的价值,以及可以助脱贫一臂之力,便用单反拍个不停,并说这是报道好素材。主任并没有很快将我的“发现”一棍子打死,他依旧微笑着说:生产茯苓,只能在自家地里适当搞一点。如果大规模无序开发,既影响林木生长,也毁坏了许多山麓植被,这不符合“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精神,村里马上就要整治乱开茯苓基地的行为了。与此同时,主任在途中却热心向我们介绍了红心猕猴桃基地,说村里一能人一方面在县城打工,同时也惦记着不让山地荒废,就利用假节日经营了这几十亩猕猴桃,收益不错也有正能量带动作用。中餐是就近在村部一位支委家吃的,菜虽不多,但农家的特色非常明显。那青乎乎的炒青菜,那肥而不腻自家腌制的腊肉,尤其是辣椒粉拌腊猪肠子,以及香喷喷的锅巴汤,使得我们吃得只打饱嗝儿。饭后小憩,主任介绍说主人家院子有一棵栽于1911年的野生海棠树,十几前省林科院小汪在他家说,这花是一个难得的品种,现在没有、找不到。因为它是原生态的,花的形状结构不一样。和平村温度通常比山外要低5°C左右,非常适合海棠树的生长。野生海棠花期长,花开得多而艳丽且一球球的,素有“花中神仙”、“花贵妃”之称,极具观赏性。事后我配图写了篇新闻,于2018年4月9 日在《安庆日报》发表。

图4:海棠花一球球   霍建明  摄

海棠花一球球

  据天柱山官网2018年2月8日报道:“7日,安庆天柱山和平滑雪场迎春开业……和平滑雪场是潜山县水吼镇重要招商引资项目之一。”滑雪场 “成功落户安徽省最佳旅游乡镇和红色旅游乡镇水吼镇和平村,是红色和平崛起登场的潜山首个高山滑雪休闲度假养生健体的生态旅游扶贫项目。”滑雪场的名声日渐鹊起,主任自然要带我们去参观。吃罢中餐,主任驾车只一会儿就到了那儿。主任介绍说:滑雪场毗邻天柱山主景区不到20公里,总面积150余亩,现已建成长270米宽60米的初级优质滑雪道1条,宽30米雪圈道100米,场内配备进口出雪造雪机、压雪车、雪地摩托、雪地魔毯输送机等,可同时容纳3000人滑雪玩雪。“据悉,和平滑雪场由黑龙江奥格斯特旅游设备有限公司投资打造,并与天柱山结成滑雪胜地战略合作关系,同时注册成立安徽冰雪缘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对接水吼镇贫困村和平村,首期吸纳当地村民20多人培训上岗,就近就业,并带动高山原生态农产品销售和增收。”主任说,滑雪场二期工程还在建设中,现在又不是滑雪季节,因此冷冷清清。若干年后,当环滑雪场公路修通,各种配套设施建好,“吃喝玩乐”形成流水线,咱村可就要大变样了。为了充分利用滑雪场的效应,村里即将在村部对面山岭建设游客中心,将和平河周边的荒地全部改造成四季有花果的园林。

图5:滑雪场  霍建明 摄

滑雪场

  下午的采访,主要是看村畅通工程。主任感慨地说:在当地党委、政府的领导下,加之上海市青浦区人武部、安庆市经开区和县司法局的真诚帮扶,经过三年多的奋斗,村畅通工程结出丰硕成果:撤并村道路14.86公里,老村道改造7.6公里,通组道路21公里,总费用约1750万元。现如今,寛达3.5—4米的漂亮水泥公路从山洼修到半山腰,二者海拔差超过700米。道路连通了全村20个组,连通了全村父老乡亲们的心!从700多米高的畅通工程水泥路上眺望山脚下的小水电站,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巨大的引水管道也显得细小。主任说在山脚搭水槽架管道难度很大,有时得从峰峦边穿过,因尽是羊肠小道,运水泥大石只能凭人的肩膀扛,最难时需将大石抱着一步步挪运到施工现场。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番努力,小水电终占了村里收益的“半壁江山”。我站在半山腰无不佩服地对主任说:畅通工程真了不起,开车从山峰转到山脚需要胆识,一般人大概只有头晕目眩紧张的份了。主任说,我们经常来往这盘山道习惯了,没来过的确实有些紧张,因为山路不仅窄而陡,水泥路上不时风吹来的沙子导致摩擦力减小了,下陡岭无论是车子还是行人,稍不注意就可能打滑,下面可是不见底的深渊。我们每天都派人清除下岭道路上的沙子,将“安全重于泰山”牢记心间。我们站在盘山公路,一边赞叹修路的不易,一边畅想说:几年后天柱山滑雪场全部竣工,这里也许会成为“无限风光在险峰”的一个附加野外景点——既可欣赏大山里弯弯曲曲道路的险峻,也可俯视白练般的瀑布以及小水电站;看长数百米宽几十米刀削一样平整的峭壁,峭壁四周因山泉浸润湿漉漉的;观四周8000亩毛竹林和山顶上大树、藤蔓以及映山红等郁郁葱葱鲜艳无比。这对于来自发达国家和都市的游客来说,极有吸引力。

图6:海拔高达700多米的村道   霍建明 摄

海拔高达700多米的村道 

  绕过一圈圈盘山水泥路,小车开始往东行驶。主任说:这条路是天柱山的后山路,也正在不断拓宽、两边加护栏。按照规划,日后从前山上天柱山,再从后山返回,这样循环游整个天柱山的线路大大拉长了,而且增加串通了诸多景点,譬如看一眼望不到边的毛竹林,和平滑雪场,龙潭的古戏楼以及雷公井水电站等。其中雷公井水电站位于长江流域皖河水系皖水中上游,是潜山县成为全国首批电气化县的骨干工程。该电站坝址以上控制流域面积382.03平方公里,水库蓄水1593万立方米,年发电量3841万千瓦时……电站具有发电、防洪、灌溉、养殖、旅游等综合效益。这个电站的上游村子就是和平,是和平与龙潭两村的重要分界标志之一。由水电站往上行走几百米,是和平村五一组,该组由原雾岩村合并成立,“雾岩”地名很有特色。主任也说,今天阳光强了些,要是雨后来这里,雾蒙蒙,雾绕山岩,雾漫毛竹林,可是摄影的好地方。去年春天,县城来了十几位摄影爱好者,就是冲雾岩和下面的水电站来的。说着说着,一棵古杨树进入到我的眼帘。据当地一位居民说,这棵树与后面古屋的年龄差不多,至少有300年了。因杨树喜水,树下有用大石条砌成的水池,池里常年存水,池底长有青苔。安庆市最重要的旅游景区天柱山后山旅游公路恰巧从树前经过,这棵古树是不可多得的活文物景观。由于古树树干已空洞至少三分之一了,亟待加强保护。在古树上面屋前,几个大铺篮晒晾晒着经过焯水的干菜和笋片。我询问制作一斤笋干片要多少新鲜笋子,一位老人说要二三十斤呢。可见,山里农家乐的美食,除了可口也少不了“粒粒皆辛苦”。不可思议的是,古树后山坡上的成片老屋墙壁全是土砖砌的,居然已挺过了几百年……

图7:古杨树与水池   霍建明 摄

古杨树与水池

  返回县城路过龙潭乡时,在公路左侧有一个竹器加工厂,只见一根根粗壮的毛竹被机器切得一段段,整整齐齐码得有几米高,那可是制作竹床、竹椅、竹筷等工艺、日用品的原材料。主任乐呵呵与一位前来请我们歇息的小伙子打招呼,原来那是和平村在外承包加工的一位负责人。主任说,这里有十几个劳力,他们的工作和报酬都还不错。想到在雷公井水电站上游的河道,从上朝下看整个河道扭曲着像条龙在游动,而河道中央有道山峰活像龙头。主任自豪地说:这龙头在我们和平村界内,再往下几米就归龙潭了。我接过话茬夸赞说:你们是村里的“龙头”,已经舞活了整个村子这条龙了。主任谦逊地笑了,对我的评价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不一会儿,我倒浮想联翩起来——这条河中的“龙头”,又意味着什么呢?

  龙作为一种精神象征或曰图腾,目的是促使咱中国人“龙腾虎跃”、振兴中华。龙不喜欢只说大话和好高骛远,注重坚实行动全身发力。和平村的三委班子成员就像是“龙头”,近几年带领村民在为脱贫攻坚改善村子面貌方面不懈努力,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进村采访几个小时,虽然看了一些发展变化,但远不及在村子里注意到主任不断刹车并走下车,耐心听取村民们的意见、建议和呼声时的“细节”。主任说,村里不少年轻人进城打工了,留在村子里的主要是老年人和小孩,他们也不容易。因此只要老人打招呼,我一般都要停车,看看有没有事,能不能帮帮他们的忙……村民看到车上我们这些陌生面孔,不是毫无表情或不予理睬,而是满面笑容,和蔼诚恳地邀请到他们家坐坐、喝茶,那客气的劲头就差拉我们下车了。这使我情不自禁想到,战争年代正是这些可亲可爱乡亲们的长辈,在关键时刻舍身保护党的干部和救伤员,并不顾一切送人献物支援前线——革命传统代代相传,红色的基因依旧安根扎在大别山区!我们欣喜地看到,和平村在红色的大熔炉里,“龙头”没有忘却前辈和党组织的嘱托,没有忘却自己在全村选举大会上的表态,他们的奉献受到了父老乡亲的拥护、支持。村部文件柜头上那整齐摆放着的一排奖状,就是肯定、赞赏和掌声!2017年,和平村一下子在全镇拿到了数个第一,如镇综合目标考核先进单位,畅通工程、招商引资等单项考核第一名,脱贫攻坚提前实现了“村出列、户脱贫”。

图8:龙头   霍建明 摄

龙头

  在回城的路上,我的思绪中每每萦绕着象征村干们的那“龙头”——它默默无闻蛰伏在河中一动不动,仿佛正在为自己的肌体加油、储存精气神;当干劲充盈到一定程度,当蓝天白云和毛竹林发出呼唤的时候,这“龙头”必定会忽地眨动双眼,抖索理顺全身须毛,让躯体翻江倒海般运动,向着“成竹在胸”的更高目标继续稳步进发、腾飞。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TAGS: 潜山县(3)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民姚继厚20多年精心照料脑瘫女不离不弃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入列南海舰队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徽理工大学志愿者走进留守儿童托管所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
宿州市桃园镇:文化墙扮靓文明美丽乡村
宿州市桃园镇:文化墙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