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新浪微博 | 我要投稿 | RSS
合肥  |   蚌埠  |   芜湖  |   安庆  |   马鞍山  |   阜阳  |   铜陵  |   淮南  |   淮北  |   黄山  |   宣城  |   六安  |   滁州  |   池州  |   宿州  |   亳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博客时评 > 散文诗歌

朱文静:百岁光阴一梦蝶

时间:2017-07-05 16:47:39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朱文静   打印

   时光易老,再回首已是百年身,这种人生如梦的感慨随着年龄增长愈发明显。千百年前的李商隐已深有感触,借《锦瑟》畅叙幽情,而许多人如我般“欲辨已忘言”,只能托明月之心于古诗以慰长想。时光又是一个不老的黑洞,沧海桑田,多少人在其间兜兜转转,或迷失其中,蹉跎一生;或置身于外,顾叹无言。正如王羲之所说:“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实可痛哉!

  时光白驹过隙,疾驰而过便成了历史,永恒不变的是人生无常的伤叹。“百岁光阴一梦蝶,再回首往事堪嗟”,寂寞的文人马致远带着传统文人式的清高道尽了时光易逝,今夕成昨的永恒悲哀。忙碌的生活似乎永无尽头,再回首,却已风霜染白头。只有在某日某地的某个似曾相识的瞬间,忽然忆起往昔,仿佛回到了年少时光,微风吹过,却是海市蜃楼,如烟消散。

  如果不是支教活动,我也许不会站在小学办公楼上,俯瞰着小学生如鸟雀般欢呼跳跃,一如当年的老师们俯瞰着操场上奔跑着的我们,曾经遥不可及的地方,此刻就在我的脚下。跳皮筋的女孩子唱着熟悉的歌谣,裙角在风中飞扬,两天乌黑的辫子如灵巧的蝶,上下翩跹,轻轻一甩,便散成了披肩长发,而唇间再唱不出童真的歌,只作一声长叹,与眼角氤氲的泪水一同随风消散,那些年的岁月如梦了无痕。一切似乎没变,但一切都真切地变了。

  当年夕阳如血,照着低头读书的少女,红亮的光影落于发间,如熊熊大火烧着,烧着,直待成了灰,散做天边的云霞,而桌椅仍在破败了的教室中寂寞地燃烧,等待着生命的消亡。昔日老师一语成谶:“长大之后,你们就想回到现在,可是再也回不来了”,这胸有成竹的预言中又暗含着多少往事如昨的沧桑?

  记得《天堂电影院》中有一句话:“你相信一切永不会改变,然后你离开了,一年,两年,当你回来时,一切都变了,那条线断了,你所寻找的并不是这里”。是啊,离家万里,心有牵挂,回乡后却“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与往事的联结早已模糊。“生活不是电影,因为生活苦多了”现实生活没有剧本,不能彩排,更多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烦恼和永不停歇的征途,它有着对未来的憧憬,却时刻追忆着往昔。

  许多人被《大话西游》中至尊宝煽情的告白感动:“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了我才追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这种往昔不可追的遗憾不正是时光赠与我们最深刻的感慨吗?“此情可带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人生如庄周梦蝶,真幻已不重要,迷离与清醒是不同人的快乐。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TAGS: 安徽师范大学(96)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民姚继厚20多年精心照料脑瘫女不离不弃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
安徽新闻网投稿说明
安徽新闻网投稿说明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入列南海舰队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徽理工大学志愿者走进留守儿童托管所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
相关文章
中环国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