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新浪微博 | 我要投稿 | RSS
合肥  |   蚌埠  |   芜湖  |   安庆  |   马鞍山  |   阜阳  |   铜陵  |   淮南  |   淮北  |   黄山  |   宣城  |   六安  |   滁州  |   池州  |   宿州  |   亳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博客时评 > 散文诗歌

乡村作家王绪谦散文集——人物篇

时间:2015-08-20 21:02:57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王绪谦   打印

作者简介
  王绪谦,男,汉族,1967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大专文化,现就职于安徽省怀远县包集镇人民政府。近年来,热衷文字写作,先后在《新安晚报》、《安徽日报农村版》、《安徽青年报》、《淮河晨刊》、《晚风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80余篇。
  
  

母亲的眼睛


  
  “喂,你找谁呀!”我刚走进院门,母亲就起身迎了上来。“娘,是我呀!”我急忙上前扶住她老人家,“娘,你的眼睛生病了!”看到娘的眼睛又红有肿,我心疼的差点掉下泪来。娘说,拿药吃了,治着呢,就是看东西有点模糊,应该没什么大碍,娘宽着我的心。我又难过,又愧疚,整天光顾忙自己的事儿,很少关心老人的健康,做儿子的真是不孝呀!
  
  第二天,我给娘带到城里医院检查眼病,娘患的是老年白内障,但要等眼睛消肿、消炎后才能做手术。入夜,娘睡着了,第一次坐在她老人家的病床前,端详着她那张慈祥的脸和那双令我心痛的眼睛,我的眼睛模糊了……
  
  娘的眼睛带着传奇的色彩。当年,她的一个眼神就注定了和我父亲的一世姻缘。我的奶奶去世的早,父亲十多岁的时候就挑起了这个家。起初家里很穷,媒人带着我父亲去姥姥家相亲的时候,姥爷、姥姥得知父亲家境贫寒,怕女儿嫁过去受苦,一致摇摇头否绝了这门亲事。媒人和父亲沮丧的走出来姥姥的家门。娘把他们送出门外,父亲回头张望,娘站在那里,向他投来了深情而又坚定的目光。娘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让上门求婚的父亲看到了希望。娘相中的是父亲的手,那双结满老茧的手是勤劳和汗水的结晶,跟着一个吃苦耐劳的人生活在一起心里踏实。娘拉着父亲带茧的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娘心灵手巧,看什么会什么,纳千层底鞋、织毛线衣、缝单衣棉袄,做出来都是好活儿。那时候我们的衣服破了,娘就会绣上小猫、小狗、小鸭、喜鹊什么的,打的补丁花可好看了。人们对贫穷从来都不会充满怀恋的,但娘在我们衣服上缝制的补丁花却像我们成长岁月里的一簇纯洁而朴素的花朵,既使岁月老去,它也温馨依然,芳香依然。
  
  在我的记忆中,娘的眼睛似乎永远都不知道疲倦。生产队的时候,农活分着干,特别是秋季,娘每日每夜的在地里忙活,切山芋干,老人家常常一夜不合眼,从一块地的起点忙到终点,天亮了,眼熬红了,甚至略带浮肿,但娘仍不知道休息,洗了把冷水脸,继续融入到劳动的人群中。要是天气有变,就要连夜拣拾山芋干,尽管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但娘眼睛如炬,紧盯着地面,拣的又快又干净,小块玉干皮也不丢下,按她的话说,到手的东西让雨淋坏了可惜,归了仓心才安。
  
  娘的眼睛有情有义,从她的眼里,我读懂了她的心,她的善良,她的为人。娘心肠好,同情弱者,看到别人有困难总想帮一把。邻居张大娘是个瞎老婆子,娘经常给她拿药,帮她洗衣服,替她买米买面,像姐妹一样照顾着。平时,村里来了卖黄盆的,收破烂的,修理雨伞的小商小贩,赶上饭时,娘都会端上饭菜让他们吃饱肚子。有一次,娘在街上看到一个孩子跟大人走散了,哭着乱跑,娘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赶忙给孩子买了好吃的,稳住孩子的情绪:“孩子,别哭,告知奶奶,你跟谁一块来的,爸爸,还是妈妈?”孩子连声喊着妈妈,娘把孩子领到街道办事处,街道办用广播帮孩子找到了妈妈。看到他们母子相见喜极而泣,母亲的眼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你躺在那病床上,有人她掉眼泪;你露出那笑容时,有人乐开花。啊,这个人就是娘,这个人就是妈。”每当我听到这首震撼心灵的歌,泪水就会模糊我的双眼。那是去年的一个晚上,我骑摩托车回家,途中与一条流浪狗相撞,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晕厥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粮子,粮子......”恍惚中,我一遍遍听到母亲的呼唤。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母亲的臂弯里,躺在去医院的车上。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母亲的眼睛,那焦灼的神情,那不停的流淌的泪,“粮子,你可把娘吓坏了,你可不能出事呀!”我感觉娘的身体在颤抖,娘的胳臂在颤抖,娘的心在颤抖。好在经医院检查,我没有太重的伤情,娘的心才了下来。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娘在灯下带着老花镜一针一线的为儿女缝衣;梦见娘怀抱孙子眼里闪动着喜悦的光彩;梦见娘在村口张望,错把别人当成儿子的摸样。娘,儿女是你眼中永远的牵挂。
  
  娘顺利完成了白内障复明手术。出院回家,娘这走走,那转转,兴奋的指指点点“看,那桃树结果了!”“哟,燕子也飞回来了!”在娘的眼里什么都是最美的风景。忽然,娘定定的看着我,伸手拨拉着我的头发:“粮子,你也有白发了!”我心头一热,泪水夺眶而出。
  
  

表哥的亲情


  
  这是一个晴好的星期天。我早早的赶到集上给久病的母亲买来鲜鱼滋补身体。刚回到家里,弱智表哥连声喊着我的乳名,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表哥背着个大口袋,很沉,里面装满了东西,累得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滚落,放下口袋,我看到他脊背衣服被汗浸透了。
  
  母亲见侄子来了,打起精神,撑着坐了起来,一边催着我给表哥切西瓜解渴,一边不无心疼地说:“那么热的天,你又不会骑电瓶车什么的,赶了二十多里远的路,光靠脚板子跑咋受的了呀!”表哥嘿嘿笑了笑,摆出轻松的样子,拍了拍大腿:“再有几里路,俺也跑得动!”
  
  他把口袋放到母亲的床前:“姑,听说你病了,俺来看看,这是俺给你买的好吃的西瓜、奶粉…….”表哥如数家珍,把口袋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摆放在母亲的床前,还赶忙拿一个香瓜洗净、削皮、去瓤,递到母亲手里:“姑,吃吧,这瓜又香又甜呢!”然后,表哥就坐在母亲的床前,跟母亲唠嗑,问母亲得的是什么病,拉过母亲瘦骨嶙峋的手,不无难过的说:“姑,你真的瘦了!还没有那年去俺家身子骨好呢!”说话间,表哥又从口袋里掏出一百元不知装了好久,皱巴巴的钞票塞到母亲的手里:“姑,这钱留给你买好吃的!”母亲知道这孩子挣点钱不容易,推让着哄着他收起来自己用。表哥急哭了:“姑,你嫌少不是,俺打小爸就没了,是你最疼我,俺还记得你接俺来你家走亲戚,路上困了,你背俺一路呢!”母亲看着这孩子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的,也陪着掉泪,暂时收下了表哥的这份心意。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TAGS: 乡村作家王绪谦(3)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民姚继厚20多年精心照料脑瘫女不离不弃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
安徽新闻网投稿说明
安徽新闻网投稿说明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入列南海舰队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徽理工大学志愿者走进留守儿童托管所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
相关文章
中环国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