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新浪微博 | 我要投稿 | RSS
合肥  |   蚌埠  |   芜湖  |   安庆  |   马鞍山  |   阜阳  |   铜陵  |   淮南  |   淮北  |   黄山  |   宣城  |   六安  |   滁州  |   池州  |   宿州  |   亳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博客时评 > 散文诗歌

乡村作家王绪谦散文集——忆事篇

时间:2015-08-20 20:40:34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王绪谦   打印

作者简介:

       王绪谦,男,汉族,1967年10月出生,中共党员,大专文化,现就职于安徽省怀远县包集镇人民政府。近年来,热衷文字写作,先后在《新安晚报》、《安徽日报农村版》、《安徽青年报》、《淮河晨刊》、《晚风文学》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80余篇。
 

那年暑假
  


  对我来说,每一次经历都是人生的宝贵财富。
  
  高一那年的暑假,久病的爷爷不幸去世了,家里债台高筑,憔悴的父亲也患有慢性病,时不时的去看医生,家中的经济压力很大。我不免为下学期的书学费犯起愁来。一位赶着毛驴、走村串户吆喝着老乡拿破烂换取盘碗的外地老人启发了我,我觉得这生意稳赚不折,一是餐具是家家户户的必备生活用品,二是盘碗不像蔬菜那样有保鲜期,搁多久都卖得掉。于是,我做起了跟老人同样的生意,尝到了勤工俭学的苦乐,掘出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我跟姑姑借了点本钱,到城里进了货:盘子、瓷碗、筷子、杯具。当我把货物装上架子车,准备出发的时候,好久脚步都没有迈出家门,一个还拿着书本的孩子抛投露面做生意真的需要勇气呀!
  
  “啥事不是人做的?咱一不偷,二不抢,堂堂正正做生意,害什么羞呀!”父亲蹲在墙角,因病喘着粗气,他的呻吟声像鞭子一样抽打在我的身上,我拉着板车,踏上了乡间崎岖的路。
  
  “换盘子碗喽!”一听见吆喝声,那些农村主妇就围了上来,他们很乐意把家中的废铜烂铁、熟料鞋底等废弃物品拿来作价换取餐具。有一位大嫂床底下、门后头都翻了个遍,拾掇一口袋破烂,换了可以招待两桌客人的餐具。做生意最讲究的就是诚信,有的农家妇女把破旧但仍可以继续使用的农机零部件、扳手当破烂处理,我就告诉她们把这些有用的东西收起来,我把一个生意推走了,但接着会迎来更多的买卖。
  
  走过东村到西村,做生意的第一天,我的脚丈量了几十里的乡村路,越走越沉,在路边树下休息的时候,感觉脚隐隐作疼,脱下鞋子一看,脚上不知不觉磨出了血泡,我狠命的拔一根硬草把血泡扎破,像骆驼一样拉着板车继续前行。骄阳下,一个男孩,不,一个男子汉的形象越来越来清晰,那就是我!
  
  回到家里,我的脚疼得厉害,我怕母亲心疼,装作若如其事的样子,不让母亲看出破绽。下乡做生意,吃不上饭是常有的事,我吸取第一天中午饿肚子的教训,每天出门前就带上几块馍馍和咸菜。等到太阳正午,村庄炊烟四起,饭菜飘香的时候,我就找个桥墩坐下来,边歇脚,边吃干粮。有时也遇到好心人,有一次,一位老大娘看到我大口大口的啃着硬帮帮的干馍,给我端来了一碗热腾腾饭菜,“孩子,大娘不能看到可怜的人,你吃热饭吧!”我接受了这份在外漂泊的暖。作为回报,我悄悄地把一提十只花瓷碗放在了大娘的厨房里。
  
  出门做生意,最怕的就是天公不作美。记得有一天遇到阴雨,我落在空旷地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任凭雷鸣电闪,任凭风吹雨打,淋得像落汤鸡一样,车子比平常重了几倍,负重的我,流汗的我,清瘦的我,孤独的我,有一种悲壮的豪迈。天渐渐的黑了,离家的路还很远,我懂得,路要一步步的走,才能到家;一步步的走,才能到达人生的高度。
  
  已是夜里十二点,家家关门闭户,享受夜的静谧。可我家的灯光还在亮着,父亲母亲做了好几个菜守在桌旁,提心吊胆的等着儿子平安归来。“快吃吧,该饿坏了!”娘给我递过筷子,我夹了一片红烧肉放在嘴里,感觉真香呀!
  
  快开学了,我把一个暑期做生意积累的破烂全部处理掉,挣足了学费,当我把剩余的钱交给父亲时,父亲喃喃自语:“孩子长大了!”
  
  是的,磨砺为我的愿望划上了一道美丽的弧线,也让我懂得了在人生的道路上,怎样去出发……
  
  

精 灵


  
  镇里下派我到澥河岸边的西楼村工作,在熟悉村情、民情的过程中,我结识了一位长期居住在澥河边上的老人,了解了他那平淡而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生故事,感受了他的人格魅力。
  
  都说澥河的景致很美,一个天高云淡的清晨,我漫步澥河岸畔吹风,身临其境,感觉这里果真美不胜收:刚刚治理的澥河碧波荡漾,偶有几只水鸟在河面上点水戏嘻;河提上是近年栽植的垂柳,随风舞动,婀娜多姿;一簇簇小花点缀其间,犹如女孩扎发的饰品;举目四望,掩映在绿色中的村庄炊烟袅袅。忽然,一处不大的小瓦房吸引了我的目光,鸡鸭在房前屋后觅食,毛色纯白的小狗摇着尾巴,友好的向我迎了过来,一位须发斑白的老者笑容可掬的跟我打招呼,我们一见如故,在他的小屋里喝着他起早烧好的南瓜汤,不无亲热的攀谈起来。
  
  老人姓王,今年七十多岁了,因为身体残疾,一生没有婚娶。他四十多岁的时候就在这里安家了。当时,他置了一只小木船,在河上摆渡,不收钱款,就是附近几个村庄经常过河的人们每到粮食收获季节给老王筹点口粮就行了,老王吃菜也不用上街买,他在居住的地方开了一片小菜园,不仅自己享用,还给来到这里闲聊的乡邻送上葫芦、茄子什么的,给大伙带来舌尖上的美味。
  
  老王把钱看得淡泊如水,就说摆渡那年月吧,许多外路客经过这里,过了河,有钱的给个三毛、两毛的;没钱的,老王哈哈一笑,挥挥手作别。遇到流浪汉,他还会给几顿饭钱。有一个磨剪刀的老汉晚了经过这里,老王热心留宿,晚上还拿出老白干酒跟剪刀客喝个痛快。提灯的火拨的亮亮的,两个喝红了脸的汉子叙上了结拜兄弟,剪刀客虽是河南人,但他们经常来往,真的亲如兄弟。在这里,老王用自己的仁爱结识了许许多多的过路人,“河堤好人”是大伙送给老王一顶最美的桂冠。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TAGS: 乡村作家王绪谦(3)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民姚继厚20多年精心照料脑瘫女不离不弃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
安徽新闻网投稿说明
安徽新闻网投稿说明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入列南海舰队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徽理工大学志愿者走进留守儿童托管所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
相关文章
中环国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