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新浪微博 | 我要投稿 | RSS
合肥  |   蚌埠  |   芜湖  |   安庆  |   马鞍山  |   阜阳  |   铜陵  |   淮南  |   淮北  |   黄山  |   宣城  |   六安  |   滁州  |   池州  |   宿州  |   亳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滁州市新闻

“九华高僧”现形记

时间:2017-04-27 11:04:28  来源:安徽新闻网  作者:刘云   打印

   安徽新闻网(www.ahnews.org)讯:一身黄褐的直皂,几串鲜红的“佛珠”,几句“阿弥陀佛”的偈语,一个九华山“大成佛教”传承弟子的响亮称号,让原本大字不识几个的王某和高某,一下子从普通的农民摇身一变成了功德无量的得道高僧。日前,在滁州市来安县水口镇,就有这么两位假扮“高僧”的骗子,打着为民祈福的幌子骗取百姓的钱财,被来安县公安局水口派出所民警巧识伪装,当场抓获,终现原形。

假佛卡.jpg

假佛卡

  招摇过市,“高僧”放言欲寻有“缘”之人

  2017年3月8日上午,来安县水口镇武集乡街道的蔡大爷刚刚打开自家院门,只见不远处走来一高一矮两个僧人打扮的男子,他们径直走到蔡大爷的门前,当着一屋子人的面故意在门外高声交谈着,“师兄,你看这家,门前花草摇拽,屋后林木扶疏,房上似有祥瑞之气,家中之人必是行善积德、乐善好施之主,不知与我佛是否有缘!”“师弟,你说的很对,但就不知道这家人是否尊信我佛,至诚至信,才能享受我佛赐福。”见两个僧人指手画脚在高谈阔论,蔡大爷和家人一时间不知所措。为了一弄究竟,蔡大爷走出屋来对着两个人说:“师傅,你们是干什么的?”见蔡大爷出来了,其中一个个子稍矮的人双手合十向蔡大爷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我们是来自九华山的僧人,贫僧法号慧能,我们是遵照佛祖的意愿来给凡间的施主们送福来了。”见对方自称是僧人,蔡大爷以为是来化缘的,就实事求是的对两人说:“师傅,我们家不信佛,要不你们到别处看看?”见蔡大爷没有兴趣,矮个子的僧人掏出一张制作精美的卡片,指着旁边高个子的僧人,压低声音对蔡大爷说:“施主,这位是我师兄云慧大师,是我们九华山大成佛教第三十四代传承弟子,今年108岁了,不远千里来到贵地,就是为了寻找与佛有缘之人,为其驱邪避难,送福送平安来了。刚刚从施主家门路过,见施主家有祥瑞之气,我师兄一算知道施主和家人是至诚至信之人,有我佛庇佑,方得事事如意。施主若不信我佛,佛祖的庇佑就此而去,他日若遇劫难,休怪小僧没有提醒施主噢!”蔡大爷接过僧人递来的名片一看,上面赫然写着“中国佛教协会九华山理事会会员、中国佛学研究会高级研究员、九华山大成佛宗第四十三代传承弟子”的字样,就在蔡大爷依然将信将疑的时候,高个子僧人突然发话了:“师弟,福祸自由定数,无缘之人何求我佛赐福,你又何苦多言,走吧。”说完转身而去,矮个子僧人见状叹了一口气,掏出两串鲜红的珠链塞给了蔡大爷说道:“唉!施主,你这是要与我佛的福分擦肩而过了。这是我师兄开过光的佛珠,能驱灾避难,却只能保一时,保不了一辈子,若是能再登“功德簿”才是修成“正果”啊!出家人不忍见施主日后受难,特将此法物赠与施主,望施主积善积德,趋利避祸,保重!保重!”说完打了个稽首也转身而去。见两个僧人言之凿凿,蔡大爷心里泛起了嘀咕,“难不成我家中要有灾祸?”回到家后的蔡大爷越想越觉得心里没底,于是拿起僧人给的“佛珠”就赶了出去。而此时两个僧人又故计重演走进了蔡大爷的邻居家中,把刚才劝说蔡大爷的话又重说了一遍。就这样,“高僧”的”善行”由一户变成了两户,人数也由二三人变成了一群人,你传我传,不一会,整个武集乡街道的老百姓都知道街上来了两个九华山的“高僧”,他们来送佛卡、佛珠,还能送你的名字上的“功德簿”上,起到保佑全家平安的作用。一时间,不少群众都聚拢在街头,将信将疑来听两位“高僧”高谈阔论。

  民警巧识骗局,高僧露出原形

  就在两位“高僧”于武集街头一唱一和之际,另一双警惕的眼睛也在紧紧的注视着他们,那就是水口镇派出所的路面监控。当两名“高僧”在街头口若悬河之时,水口镇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就在视频中发现武集街道上有大量的人群在聚集,并有两个僧人模样的男子在人群中摇头晃脑,往来穿梭,情况异常,于是值班民警立刻将这一情况报告了当班领导。当班领导对这一反常情况高度重视,迅速命令一组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展开调查,同时命令另一组民警通过监控密切的关注着这两人的一举一动。

  很快民警就赶到了武集街头,发现两个僧人正站在街头对着围观的群众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静静地在一傍观察。

  只见两个僧人双手合十对围观的群众说:“各位施主,实不相瞒,我等来此,一则送福下乡,二则欲寻与我佛有缘之人,好助其上“功德簿”,永享我佛庇佑。诸位施主有所不知,每一年都有成千上万的信徒捐名上“功德簿”,以求世代安康,这就是我们九华山“大成佛教”最为人称道的地方。就连大作家莫言、大导演张艺谋、大演员张国立等等都是我寺的忠实信徒。”说着矮个子僧人又掏出数张与名人在寺庙前的合影照片向群众展示。“那什么是‘功德簿’呢?”有个群众好奇地问道。见有群众询问,那个矮个子僧人顿时来了精神,从怀里掏出一本泛黄的登记簿,神兮兮地说:“就是这个,要上‘功德簿’需得前世修行,讲究命中注定。不过我佛慈悲,普度众生,虽然我和师兄在贵地还没有找到有缘之人,但是诸位施主要上‘功德簿’也并非难事,只要肯在佛像前立下宏誓,且发自内心自愿从今往后信奉我佛,就算是佛门信徒了,依据我寺规定,就可将施主的姓名登记在此‘功德簿’上,我佛慈悲,分文不取。每人只需交20元,这是自愿,待贫僧回到山寺,请来能工巧匠将登记簿上的名字再刻在寺内的‘功德碑’上,你等即可日夜享受香火,被人朝拜,准保你和你的家人平安无事……”“既然是自愿,为什么还要交钱?”有群众一针见血的问道。见有群众质疑,高个子僧人急忙圆场:“这位施主,出家人不打谶语,上‘功德簿’实属不易,乃我佛慈悲为怀,普度众生,我寺分文不取,只是刻字的工人需要支付一定的工资,也就是20元钱。20元钱不抵一包烟钱,诸位施主若不信我佛,贫僧也绝不强求,吉凶富贵都是天定,有缘自然富贵常伴,无缘虽千金也买不到佛祖的庇佑!”见两位僧人这样说,不少将信将疑的群众纷纷解囊,争相立誓上功德簿。

  民警观察了一会发现,两个僧人一边在向围观群众散发一些卡片和珠链,一边不断游说围观的群众交20元钱刻字的费用,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一个所为的“功德簿”上,才能得到佛祖的庇佑,彻底的保平安,保太平。见状,民警悄悄的挤入人群,以求教的方式,就九华山的地理位置及佛教门派向两个僧人提出了诸多问题,然而面对民警的提问,两个僧人起初显得有些不耐烦,而且答非所问,对九华山的佛教门派更是全然不知,只是支支吾吾的说自己是九华山僧人。当民警要求僧人出示自己的身份证件时,两个僧人磨蹭了半天,也没有掏出一张有效的,能够证实身份的证件,而是从身上掏出数张制作精美的卡片递给民警,上面赫然写着“中国佛教协会九华山理事会会员、中国佛学研究会高级研究员、九华山大成佛宗第四十三代传承弟子”的字样。见此二人形迹可疑,民警决定先将两位僧人带回派出所接受调查。见民警要带自己走,两个僧人慌了神,其中个子稍矮的僧人悄悄的拉着民警的衣服低声说道:“我们不是和尚。”见僧人这样说,民警更加警觉,立刻将两人控制并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为谋钱财,六旬老农变身“得道高僧”

  两位“高僧”被“请”到派出所后,其先依旧执迷不悟,且态度十分傲慢。认为自己没有犯法,虽然承认并非真正的僧人,但扬言一心向佛,实属佛门子弟,祈福群众是替佛祖做善事,群众上“功德簿”是出于自愿,所得钱财是他们化缘所得的施舍。并威胁民警,是在阻碍佛教的传播,当心日后遭佛祖报应。然而民警不为所动,随着询问的深入,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逐条对两位“大师”的言论进行批判。当民警向两位“大师”宣读法律中“诈骗罪”的定义,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主要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公司财务的行为。”同时,对于两人的作案手段进行分析,两人的“僧人”身份涉嫌假冒,所谓的“功德簿”涉嫌虚构,两人获得收入的手段涉嫌诱骗。此外,民警当场展示了路面监控和执法记录仪的画面。最后,民警对两位大师的违法行为进行定性,告知两位“大师”,涉嫌诈骗是要被判处管制、拘役或有期徒刑的。见自己的伪装一条一条全被民警一一揭穿,两位“大师”这才慌了手脚,在民警的问询下,很快就交待了自己假借“僧人”身份,真实行骗的经过。

假僧人-慧能.jpg

假僧人慧能

假僧人-慧云.jpg

假僧人慧云

  原来那位所谓的“云慧大师”、“九华山大成佛教第三十四代传承弟子”,其真实身份是安徽省枞阳县的农民王某某,1954年7月出生,并非108岁。而那个窜前跑后的所谓法号“慧能”的师弟,其真实身份是安徽省枞阳县农民黄某,1957年3月出生,两人均为地地道道的农民,并不曾出过家。经民警进一步询问得知,两人原本都是枞阳县当地的庄稼汉,均以种田为生。由于种地收入有限,加之年过六旬,外出打工也无人雇用。为了“挣钱”,利欲熏心的两人苦思冥想,因枞阳县离佛教圣地九华山不远,尊佛信佛的习俗在当地十分盛行。两人常见一些僧侣来往于山岭乡间,且吃、住、行不愁,那些善男信女们,会定期或不定期地往寺庙捐款,就断定寺庙是个挣钱的好地方。加之当地有大量的僧人沿街化缘,百姓也真假难辨。于是两人随即一拍即合,决定冒充九华山和尚化缘挣钱。于是二人在纵阳当地购买了一些低劣的佛卡、佛珠等旅游纪念品,又置办了一套和尚行头,利用宗教的神秘感和对人们对佛祖的敬畏心理,外出想挣点“闲钱”,这才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欲壑难填,生财之道从“化缘”转为诈骗

  一开始,两人也只是以九华山僧人的名义外出行乞,求行善好施之人施舍的一点钱财。因为是佛教圣地的僧人,一般都会得到些施舍。然而这种化缘来的钱太慢太辛苦,不仅风餐露宿,有时候连跑几个集镇都讨不来几个钱,吃饭问题有时都解决不了,这与他们轻松挣钱的初衷完全不符。一时间是否继续用假扮僧人的方式来挣钱,两人犹豫不决。就在此时,在随后的化缘中,一些笃行佛教的信徒、个别封建迷信的民众,见是和尚,尤其是“高僧”,便会主动地向他们施舍,意欲求得命运的改变,祈求大富大贵、祈求避祸驱灾,这使得准备放弃以僧人的方式化缘的二人悟出了一个“道理”,即普通僧人化缘挣不到多少钱财,只有把自己包装成“高僧”、“大师”、“真人”,吹嘘有特殊的功能,也就是有“能耐”,才有可能让别人心悦诚服的掏出钱来。于是两人摇身一变,从普通和尚变成了“中国佛教协会九华山理事会会员、中国佛学研究会高级研究员、九华山大成佛宗第四十三代传承弟子”。不过两人深知自己即便顶上这样的头衔,也并不是真正的僧人,更不懂得真正的佛学和佛法,一切不过是骗人的把戏,为防止被骗的群众发觉,两人商议后决定,以怂恿、诱骗他人自愿在所谓的“功德簿”上捐款刻字,来骗取他人钱财。同时,每个名字的捐款金额控制在20元钱,这样,一来是信徒的自愿,二来20元钱数额少,群众大多也不会产生上当受骗的感觉。于是自2010年以来,两人走南闯北,先后北到哈尔滨、内蒙;西到四川、重庆;南到广东、深圳;东到浙江、杭州,流窜全国各地行骗作案。为逃避打击,两人不断变换角色,不断变换行骗的花样,携带的“功德簿”在登记过后就会丢弃,这也使得即使哪天路出马脚,也会查无证据。两人长期以此为手段,开展诈骗活动,屡屡得手,却始终未被查处。仅2017年3月27日至28日,两人就在来安县的新安镇、张山乡、水口镇等地诱骗了50余人在所谓的“功德簿”上签名捐款,总计诈骗金额一千余元。如果以此计算,不难算出这些年他们所骗取的金额。

  落入法网,两“高僧”最终幡然悔悟

  没有想到,却在来安县水口镇这个小地方,栽在了公安民警的手上。正所谓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违法和犯罪行为,也许能成一时,但不可能成一生,最终都难逃法律的惩罚。面对民警的教育,两位曾经自命不凡的 “高僧”对自己的违法行为进行了忏悔。目前,王某某与黄某因涉嫌诈骗被依法处以行政拘留十一日的处罚。

  民警提醒,宗教是一种个人的信仰,健康正确的宗教信仰及其活动,能够约塑人的性格,培养人健康良好的心态和行为,这是政府和法律所允许的。为此,国家有专门的宗教协会,有专门从事这方面事务、活动的管理机构——国家宗教事务局。我国在九华山还设立有专门的佛教学院,培养专门从事佛学研究和宗教管理方面的人材。既使是佛事活动,也有着严格的规定和一定的手续、程序。不可能仨仨俩俩,仅凭一身行头,三寸不烂之舌,游走四方,信口雌黄,巧言敛财。对那些欲擒故纵,先拍后抑,绕来绕去总为着“钱”做文章的赤脚和尚,游方郎中,走街小贩,或为某灾区募捐等等,均要多加留意,不要为其巧言所惑。尤其是披着宗教外衣,或打着祖传秘方等手段方式,用神灵庇祐,专治疑难杂症等,迷惑一些不明真像的群众。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TAGS: 来安县公安局(9)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民姚继厚20多年精心照料脑瘫女不离不弃
一位父亲的大爱——农
安徽新闻网投稿说明
安徽新闻网投稿说明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入列南海舰队
新型导弹驱逐舰合肥舰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徽理工大学志愿者走进留守儿童托管所
志愿服务 绽放青春:安
相关文章
中环国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